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成人笑话  »  恋爱时代-泰妍1-2
恋爱时代-泰妍1-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日本av视频 亚洲av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av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恋爱时代-泰

 第一章 亲密的吻

  边伯贤(BAEK HYUN),富川京畿道人,1992年5月6日出生,2011年因通过 S.M. Casting System选拔而加入韩国着名娱乐公司SM Entertainment。

  边伯贤因其容貌俊秀,所以在加入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被选为旗下男子团体组合EXO(EXO-K)里担当容貌门面的成员。

  也因其容貌俊美才能于出道前便参与少女时代小分队TTS《Twinkle》拍摄。这也是他和少女时代小鬼队长泰妍缘份的开始。

  2012年以EXO成员身份正式出道,出现在公众眼前,艺名就叫伯贤。

  EXO自出道以来成绩斐然,获得诸多奖项而成为当年度的大势男团。

  而身为人气成员的在参加综艺节目的时候,难免会被人问及理想型的话题,伯贤毫无例外都说是泰妍。

  其实这也是伯贤有意为之,因为他的理想型的确是金泰妍;而这时林允儿与李胜基的恋情虽然外界还不知情,但在SM公司里早就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

  李胜基凭什幺能赢的美人芳心呢?还不就是一直在节目上宣称林允儿就是他的理想型?而这一招也确实很有成效。

  不过,没有人知道伯贤其实有个秘密,那就是他是真的非常喜欢泰妍。

  伯贤还记得08年少时遇到了韩国娱乐史上空前绝后的黑海事件,当时少时几乎就要被雪藏了,而作为惟二还在活动的成员,泰妍当时还在电台主持〔泰妍的亲密朋友〕,每天都要忍受Anti的恶意咒骂。

  但泰妍却坚强的面对着,即使生病了,也不曾退缩,当时那幺勇敢的泰妍就深深的吸引着伯贤。

  后来伯贤因缘际会地加入SM Entertainment之后,又近身接受着泰妍的照顾,那原本像是粉丝崇拜偶像的感情,很快就蜕变成男对女的爱慕之意。

  但很可惜的是,泰妍虽然很欣赏他,却大半是以照顾后辈的心态。

  直到伯贤宣称泰妍是他的理想型之后,这才也点转变,但也只有一点而已,直到哪一天的到来…………

  伯贤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的情况,当时EXO结束当天的节目录影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告别了伙伴;伯贤回到SM公司,明面上是说要加强舞蹈能力,其实是希望看能不能见到梦中情人一面。

  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才刚停好车,伯贤便看到泰妍和她的闺密蒂芬妮出现在地下停车场。

  远远的看见心目中的女神,伯贤难掩心中的狂喜,激动的三步併作两步的跑上前去,大声地打招呼:「哈尼阿西悠前辈,我是EXO的伯贤。」

  两人被他吓了一跳,在韩国明星可是高风险的职业,常有私生饭跟蹤,更恐怖的还是怕遇到ANTI,这些人可是什幺都做得出来。

  蒂芬妮定了定神确认是他,气愤得打了他的肩膀说:「你想吓死人啊?」

  伯贤憨笑了一下,不敢多说什幺,这位蒂芬妮前辈别看她总是笑眼迷人,伯贤可是很知道她的厉害。

  从美国回来的蒂芬妮,刚来公司的时候因为语言不通,很是郁闷的一段时间,那时她常去找同是美国回来的2PM成员一起去夜店狂欢,说是豔名远播绝不夸张,只是SM太强大了,2PM因为去夜店的关係被人指责,她一点事情都没有,一样以清纯的形象出道。

  最近她终于跟2PM的泰国王子nichkhun定了下来,让她的前炮友玉泽演非常不爽,听说两人还差点打起来,也不知道她是怎样安抚下来的,也许是3P?伯贤有些邪恶的想像着。

  其实伯贤还曾在MBC的楼梯间碰到蒂芬妮和nichkhun两人在亲热,他们也不管MBC人来人往的可能被人发现,当时蒂芬妮还穿着〔I GOT A BOY〕的打歌服,也就是一件露脐的T恤,两人吻得火热,伯贤还看见nichkhun的手直接伸到T恤里面玩弄蒂芬妮的乳房,而蒂芬妮也不甘示弱,当场就把nichkhun的肉棒掏出来,帮他撸管。

  说实话,蒂芬妮的手非常漂亮,手指根根如玉,而且蒂芬妮的手淫的技巧非常好;伯贤清楚的看到nichkhun的肉棒被他撸的硬到极限,龟头都发紫了,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nichkhun八成会忍不住干进蒂芬妮的骚穴里去。

  伯贤非常痛恨自己的眼力干嘛那幺好,害他被刺激的自己跑到厕所去放了一炮才冷静下来。

  泰妍看到伯贤,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其实泰妍早在练习生的时候就非常照顾伯贤,而且还有合作过,现在会感到害羞,其实正是因为伯贤最近逢人必说自己是他的理想型有关。

  伯贤看见泰妍害羞的样子,自然知道原因,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过看到泰妍并没有讨厌的表情,知道她很有可能也是喜欢自己的,心中不由暗自窃喜。

  蒂芬妮看着两人尴尬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故意轻咳了一声说:「伯贤啊!刚好遇到了,我也有事找你说说。」

  伯贤满头雾水,不知道蒂芬妮要跟他说什幺,不过还是恭敬的说:「前辈请说。」

  蒂芬妮故作严肃的说:「身为你的前辈,我有责任指导你一下,你说你最近一直说泰妍是你的理想型到底是什幺意思?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一直说一直说,你有考虑过泰妍的立场吗?就算是为了节目效果也太过分了吧?」

  伯贤听到蒂芬妮的指责,一下慌张了起来,连连摇手说:「没有没有,我不是为了节目效果,我是认真的。」

  蒂芬妮微瞇着眼,一脸怀疑的说:「你说你是认真的?」

  伯贤一挺胸,宛如向李秀满老师报告一样的:「当然!」

  蒂芬妮噗哧笑出来:「那真是太好了,因为啊!呜哩泰妍也是每天…………」

  泰妍听蒂芬妮越说越不像话,连忙扯了她的衣袖,羞恼的说:「帕妮呀……」

  不过这时伯贤已经惊喜地问:「前辈说的是真的吗?」没等她们回答,已经自顾自的欢呼起来了。

  看着他的傻样,原本还有点害羞得泰妍也笑了出来,笑骂他说:「你这傻瓜,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了,被别人看到了,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可是兴奋中的伯贤却拉起泰妍娇嫩的玉手说:「我不怕,只要能跟奴娜在一起,我什幺都不怕。」

  泰妍被伯贤突然的态度弄得愣了一下,突然再次笑出来,揉着他的头髮轻声讚歎:「伯贤你真可爱。」

边伯贤脸颊微热,不知道怎幺反应,只是兴奋的憨笑着,心里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喜悦所填塞充满。

  蒂芬妮打了个寒颤,搓的手臂说:「哎一古,好肉麻喔,我受不了了,先回宿舍去了;伯贤,泰妍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疼爱她喔。」

  泰妍气恼的叫:「死丫头,胡说什幺呢。」

  蒂芬妮哈哈大笑着:「不说了,不说了,我先走了,掰掰∼」

  泰妍气得要去追她,伯贤却怕泰妍跟着也跑了,情急之下就伸手拉住泰妍的手,没想到这幺一拉,就把泰妍拉进了自己怀里。

  泰妍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可是当她被伯贤紧紧拥抱着时,却能感受着伯贤怀抱温暖,同时也感受到伯贤满心的欢喜。虽然有些害羞,但泰妍还是不由得甜蜜的笑了。

  伯贤低头深情无限的看着怀里的泰妍饱含爱意的说:「努娜,我爱你!我要永远和妳在一起……」

  说着说着,伯贤轻柔但勇敢地把泰妍一把紧紧拦腰抱住。

  泰妍的身体是那幺的柔软温暖,呼吸也是那幺的轻柔芬芳,而她少女独有的体香味更令伯贤心猿意马,慾火高昇。

  「啊」,泰妍忍不住娇吟了一声,接着就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伯贤见她如此娇媚可人,忍不住凑过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鲜红微翘的小嘴,泰妍轻轻颤抖着,却立刻激烈的回应着。

  为了能给泰妍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伯贤非常的温柔,细细的品味着泰妍的吻。

  终于,泰妍的双齿被伯贤温柔启开了,伯贤的舌头顺势钻了进去,和她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吸取着甜蜜的芳香。

  泰妍的嘴唇有种香醇又带点酸甜的特殊味道,这味道让他沈迷其中,欲罢不能。

  两人激烈的亲吻着,两条肉舌疯狂的纠缠着,让人无法相信,这居然是她俩的初吻。

  良久唇分,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津从两人的嘴角牵扯着,分而不断。

  泰妍擦了擦嘴角的液体,带着魅惑的眼光流离,娇媚的笑着说:「感觉如何?我对我的嘴唇可是很有信心的。」

  相对落落大方的泰妍,伯贤反而有些害羞,不过为了维护身为男人的尊严,只能强笑着说:「可是我对奴娜的舌头印象比较深刻呢。」

  看出伯贤的不自在,泰妍轻抚了几下伯贤的脸颊,妩媚的笑着:「没关系的,以后你还可以继续慢慢的尝试喔。」

两人对视而笑着,心中充满着认定彼此是恋人的甜蜜。
   
  眼看夜色渐深,伯贤恋恋不捨的放开泰妍,但还是牵着泰妍的手说:「时间不早了,我送妳回宿舍早点休息吧,奴娜!」

  「好啊!」泰妍甜甜地笑着。两人十指紧扣的离开了,SM社内第一对CP正式诞生。

    第二章 亲爱的泰妍

  自从07年出道以来,少女时代的队长泰妍总是给人小女孩的感觉,让人想要呵护照顾她。

  其实稍微了解她一点的人就会知道,她其实是个很大器,很有大姊範的女人。

  从她在SM的交际人脉就可以知道,她和年纪比她大的人,都是非常恭敬而疏远的态度,基本上没有什幺交集。不像同队的jessica,非常喜欢对年长的异性撒娇。

  但相对比她年轻的同僚却会给予非常亲切的照顾,常常都会有搂抱抚摸之类的肢体接触。像最近她PO的一张跟KEY的合照,穿着露肩装的泰妍,却大大方方的让他搂着她裸露的香肩,揽她入怀。

  泰妍其实很讨厌别人把她当小孩,从〔Run Devil Run〕开始,她就刻意的改变装扮,也多次在演唱会穿着出格的服装,什幺露背装,透视装都只是小事,连爆乳装她也穿过,当时还引起全韩轰动。

  只可惜她实在身材娇小了些,也太童颜了,所以她的努力成果不太明显。

  伯贤和泰妍自从确定了交往关係之后,泰妍对伯贤就越发的随意亲暱,搂抱亲吻都已经是很寻常的事。不过因为两人的行程太满,时间非常有限,所以还无法进行下一步。

  不过如果有人在伯贤面前说泰妍还是小孩子的话,伯贤绝对会明白的告诉她,我泰妍奴那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不过伯贤现在的心情不是太好,原因就是因为泰妍和KEY的那张照片,他忌妒了,看着自己女朋友跟别的男人那幺亲蜜,他不忌妒才怪。

  这一天少女时代终于结束了〔I GOT A BOY〕的打歌行程,sm的歌手们要为她们庆功,大家决定要去聚餐,伯贤也随着EXO一起前往,不过一直闷闷不乐的伯贤很快地就引起了泰妍的注意。

  聚餐结束之后泰妍故意跟大家说,她想去汉江大桥散散心,一边又对伯贤打眼色。

  经纪人皱着眉头说:「泰妍啊!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默默无名的练习生了,现在还去汉江散步是不是不太好?」
  
  伯贤看到泰妍的暗示,连忙接口说:「哥!刚好我明天休假,想回家休息,不如就让我陪泰妍奴娜去吧,哥放心,我一定保护好泰妍奴娜安全的,等泰妍奴娜散好心,就送她回宿舍。」

  经纪人想了一下,因为自己也累了,也想回家休息,于是就答应了,不过还是吩咐伯贤,一定要保护好泰妍。

  众人对他们倒是没想太多,毕竟都在同一家公司,又是关係很好的前后辈,只有蒂芬妮对他们发出了一个暧昧的微笑。

  一路上两人倒是没说什幺话,可是到了汉江时,泰妍却没有上桥,反而带着伯贤走到江边公园靠近桥下的隐密处,两人坐在倾倒的树干上。

 汉江公园一边是大马路,一边就是汉江。假日时,首尔市民都会来这里散步休闲,人潮拥挤。

  不过深夜的汉江公园虽然车辆往来依然频繁,但公园内却了无人烟,非常冷清。

  而泰妍选择的地方也很隐蔽,倒也不怕会被人撞见,无语片刻,还是泰妍打破沈默,只见她瞇着笑眼,软软的对伯贤说:「贤啊!你在生气吗?」

  伯贤憋着气说:「没有!」

  泰妍笑开了,调侃着说:「还说没有?你看看自己的脸,上面明明写着『我在生气』。」

  伯贤听泰妍都这幺说了,毕竟还年轻,也就没打算掩饰自己的情绪了,带点愤怒,但更多的是委屈,他别过头对泰妍说:「难道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别人那幺亲密还要开心吗?」

  泰妍一付果然如此的表情,安慰的笑着对他说:「果然是那张照片喔,这样就生气了?怎幺那幺小孩子气啊。」  

  泰妍一说伯贤孩子气,伯贤立刻大怒,自从两人交往以来,伯贤本来就因为小了泰妍三岁而且出道也晚了5年,一直担心泰妍把她当孩子,这下子泰妍可是刺到他的伤口了。

  伯贤生气地看着泰妍,就想说些什幺,可当他还没说出口之前,泰妍却突然抱着他亲吻起来。

  泰妍抱得很紧,吻的也很激情,很快伯贤就沈醉在她的热吻中,激烈的回应了起来,良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泰妍缓缓柔柔的亲吻着伯贤的脖子和耳朵,边在他耳边耳语:「好啦!别生气了,你看!我不是任你亲任你抱?别人稍微搂一下,就不要计较了啦。」

  其实伯贤的怒气早就被泰妍的热吻融化了,可是他还在意泰妍刚才说他孩子气的话,于是他说:「不计较可以,不过你要为刚才说我是孩子的事道歉。」

  泰妍觉得有些好笑了伯贤这还真像个孩子似的,她带点宠溺的说:「还要道歉啊?好啊!你要我怎幺道歉?」

  伯贤理直气壮的说:「要用行动来表示。」

  泰妍好气又好笑的说:「那要用什幺行动表示啊,你总是要给我个提示吧!」

  伯贤突然拉着泰妍的手往自己裤裆摸去说:「奴娜妳感觉一下它,它因为妳而变的那幺大了,难道奴娜不应该安慰它一下吗?」

  泰妍被伯贤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收手,却又被伯贤仅仅压着,红着脸的娇嗔的说:「你啊!还真是越变越坏了。」

  其实她嘴里虽然骂他变坏了,但心里还是很为自己的魅力感到开心的,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慢慢的隔着裤子抚摸着小伯贤。

 泰妍对伯贤的感情有点特别,虽然有爱情的成分,但也混杂着类似姊姊对弟弟一般的宠溺,所以她很能包容伯贤对她的一些无理的要求。

  伯贤看着泰妍精緻的脸庞,呈现出一种从来没有看过的淫蕩表情,心头一阵火热,肉棒翘得更加硬挺,被裤子憋的发痛,忍不住呻吟着说:「奴娜,我的鸡巴好痛喔。」

  泰妍微红着脸,好奇的说:「有那幺痛吗?」

  伯贤连忙点头,一脸可怜像的看着她。

  泰妍试探的问着:「那∼∼要不要先脱掉?」

  伯贤大喜,马上站起来,一把就将裤子给脱了。

  泰妍不好意思的撇头一看,突然爆笑出声,「难怪你痛,你那样不难过吗?」泰妍笑翻了。

  原来伯贤的龟头就挂在他的内裤上,被内裤鬆紧带压贴在伯贤小腹上,除了龟头还多出一小截阴茎,看起来就像被勒住脖子喘不过气一样。

  「当然难过啊!要不是怕奴娜害羞,我早就拿出来了。」伯贤知道泰妍在笑什幺,抱怨说。

  泰妍有些迟疑的说:「要我帮你脱吗?」心想到这样被勒着,一定很不舒服,而且伯贤还是因为自己才忍耐的,自己实在不该顾虑太多。

  「谢谢奴娜!」伯贤立刻顺着泰妍的话说。

  泰妍看着欣喜若狂的伯贤,只好嘟着嘴,拉着他的内裤往下一脱,伯贤胀大粗壮的肉棒马上弹了出来。

  泰妍一看到伯贤的两腿之间,就惊讶的合不拢嘴,她完全想不到伯贤的那一根肉棒,居然有20公分长,而且又大又粗,尤其是龟头,又粗又红又大又肥,没想到看起来瘦小斯文的伯贤,居然有这幺大的家伙。

泰妍用手掩着嘴,惊讶的想着:「唔……天呀!真没想到,哦……伯贤……居然有这幺大。」

  伯贤看到泰妍看着他的肉棒发呆,心里也很得意,免上却平静的很,还故意催促她说:「奴娜,可以开始了吗?」

  泰妍还在发楞,傻傻地问说:「什幺?」

  伯贤下身一顶,龟头就撞在泰妍最引以为傲的豔唇上。就这样一个轻轻地接触就让两人宛如触电一般。

  伯贤强忍着龟头传来的酥麻感,还假纯真的说:「就是安慰他一下啊。」

  泰妍才明白,气恼的说:「呀!你是要我帮你口交?」

  伯贤憨笑着点点头,泰妍看着他俊美又可爱的脸庞,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好吧!」

  从没有在这幺近的距离看到男人的勃起的粗大的鸡巴,泰妍又是羞赧又是好奇,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握住麵前的粗大鸡巴,火热的肉棒在小手上沈甸甸的很有份量,一抖一抖的充满着年轻的生命力。

  泰妍扶起手上的大鸡巴,感受着它的温柔与霸道,没想到本已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搓弄下竟然变得更为硕长,前端龟头湿润光滑,马眼都张开了。

  泰妍先用手套弄着他的肉棒,心里有些害怕皱着眉头抱怨说:「这幺大,要怎幺弄啊!」

  心想没办法了,只好先试着亲吻了伯贤的龟头一下,也不过就这幺一下,伯贤立刻感受到从肉棒的尖端传来极为强烈的刺激,令得他全身都震了一下。

  泰妍看到伯贤的反应居然这幺剧烈,就开始试着用舌尖舔弄伯贤的龟头,而且双手合併的撸弄他的阴茎。丁香微旋,娇滑玉舌羞怯怯地轻舔起龟头微润的大鸡巴。

  泰妍抚弄着伯贤的阴茎,舌头在龟头上舔来舔去,她原本想将龟头含到嘴哩,却发现只能含住龟头尖端。

  泰妍抓住了伯贤的肉棒,稍微用力地一鬆一紧地握着,还前前后后的套弄着。

  小嘴虽然不能全根含入,却也含着龟头一上一下的含弄起伯贤的肉棒来,很快的里就响起,一阵『呼哧…呼哧…!』的口腔套动肉棒而发出的声音。

  她抱怨的想:「怎幺会这幺大啊,含都含不进去,我看只有允儿那张鳄鱼嘴才行喔!。」

舔着舔着,泰妍羞赧万分地发觉大阳具在她的舔吮下更为硬挺而且还变得更热更烫,有如昂头嘶吼的巨兽,泰妍既害怕又怜惜的张开樱桃小嘴,尽量将耸立在脸前跳动不已的大肉棒含入口中,吞吐套弄起来,试着平抚它久抑的「怒气」。

伯贤看着这个以前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女神正埋首在自己的胯下,用她性感香豔的樱桃小嘴为自己口交,女神与神女、天使与蕩妇的强烈的对比,心中涌起的征服快感比起肉体的舒爽更要来得剧烈刺激。

  「嗯……嗯……嗯……嗯……」伯贤舒服的发出低吟。「哇!这真是……太爽了!」他心里想着。

  因为泰妍舔弄着伯贤肉棒的缘故,使得他的两腿开始颤抖了起来,而且从龟头前端传来一阵又一阵伯贤从来没有过的奇妙感觉,令得他禁不住地要扶着泰妍的头才能够好好地站立着。


  泰妍刚刚结束〔I GOT A BOY〕的打歌行程,还没来的及改变造型,一头染着栗色的披肩长髮,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宛如一片栗色的海浪。

  就在泰妍的吸吹含吮之下,伯贤忍不住地开始呻吟了起来:「喔……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奴娜……妳舔得我好爽……我……从来没有过这样舒服的感觉……啊……啊啊……啊……喔……嗯……。」

  泰妍今天穿的衣服领口比较鬆,在她帮伯贤吸吹含吮时,在她的头一前一后的滑动时,她衣内的春光也隐现在伯贤面前。

  「哇!……泰妍奴娜的胸部……又大又圆……怎幺有这幺美的东西……真是尤
物……好正点!这真是太刺激了!」伯贤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充分表达此刻内心的感受!

  对着泰妍说:「奴娜!我想摸你的胸部可以吗?!」

  泰妍吐出伯贤的肉棒媚眼如丝的看着伯贤说:「想摸吗?贤贤想摸奴娜的胸部吗?」

  伯贤激动的说「想!我想摸!」

  泰妍含羞的笑着细声的回说:「你...可以摸喔!」接着她隔着T恤反手解开了自己胸罩的背扣,将胸罩拉出来,抓住伯贤的手引导着去探入衣服里,去抚摸她浑圆饱满的双乳,这才又含入肉棒继续舔呧。

  伯贤的手探入泰妍的领口里,抓捏搓揉着泰妍的奶子,看着她雪白的奶子在自己的手里不断的变形,心里十分激动自豪,这是泰妍的奶子,是世界顶级女子天团少女时代队长,泰妍的奶子啊!现在居然随便自己捏扁搓圆的,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泰妍的肌肤非常白晢,奶子虽说不上多大,却也颇具规模,乳晕奶头呈现淡淡的粉红色,而且既圆又坚挺非常漂亮。

  「好柔软,好舒服!原来摸女人的乳房是这幺舒服的事啊!」伯贤弯腰摸着眼前一览无遗的泰妍奶子,边搓玩边享受泰妍对她的鸡巴细腻口交,心底感动讚叹道。

  伯贤的揉弄,也让套动着肉棒的泰妍情不自禁,从她的鼻腔里发出了声声诱人的轻吟声。

  「唔…唔…唔!嗯…!呜…唔…!」

  低而媚的呻吟声不断的传进伯贤的耳中。

  「唔…!奴娜啊!…你的声音…真好听!…难怪别人都说…努娜是女团…唱功第一……呵呵!……」

  泰妍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这坏人,居然还取笑她,泰妍报复的加快了起伏的频率,可是这种变化却让伯贤更加的兴奋。

  伯贤感觉他现在好幸福。一边享受着肉棒在泰妍口腔中不停进出的快感。一边又在阵阵快感中同时尽情地玩弄、揉捏着泰妍胸前的丰乳,特别是当伯贤将泰妍的乳头,也玩弄的变硬硬时特别有手感。

  伯贤拇指轻轻的拨弄起他最喜欢玩弄的泰妍胸前那如樱桃般隆起的乳头。

  泰妍用嘴套动伯贤肉棒是有快慢、深浅的变化,受这影响,伯贤在揉搓泰妍乳房时,他手上的动作也是轻重、缓急各有不同。

  不间断的快速口交,让泰妍感觉自己的嘴都开始变酸了。

  泰妍将紧含在口中的肉棒鬆开,改用双手握在伯贤那根,满是她口水的肉棒上上下套动着。

  擡头用她妩媚眼神看着伯贤轻嗔微怒的抱怨说:「贤贤!你真得很讨厌唉!奴娜嘴都酸了,你都还没射!」说完,她还夸张的上下张着嘴唇。

  伯贤感觉泰妍就像一只傲娇的波斯猫,正喵喵叫着向他撒娇一样,真是可爱极了。于是,他用大拇指轻轻的弹了下泰妍粉嫩的乳头。

  可能力道有点过大,似乎弄痛了泰妍,只见泰妍皱眉嗔说道:「啊!贤呀,你要温柔点啊!弄痛了我!我就不给你玩了。」

  伯贤忙道歉并立刻放轻抚摸的力道。

  就在他深深陶醉在半裸的泰妍口交服务下,不知不觉地,已经要射精了,麻酥酥的快感随着泰妍小嘴的套弄像潮水般一波波涌来,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直冲强忍已久的下腹,憋了一整个晚上的精液再也控製不住,伯贤他忙不叠地大吼一声:「奴娜,我要出来了。」

  阴精如涌泉般喷出,瞬间钻入泰妍湿热的口中,想到不该对这高贵的女神如此猥亵,伯贤急将抽搐不已的鸡巴抽出,但是这一抽,却正好使得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地射在泰妍的脸上。余势未消,剩余的白色精液,射向泰妍的秀发、潮红的娇靥、修长的玉颈,最后滴淌到她高耸雪白的乳房。

随着精液的倾泄,积压已久的冲动得到了满足,伯贤喔的发出一声舒爽的
呻吟,全身一阵痉挛,久久不能自已。

没想到以前只能在日本A片才看得到的淫秽画麵,竟然出现在眼前,而女主角还是几天前自己还敬若天人的女神前辈。

  而泰妍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给惊呆了,气愤地对伯贤大叫:「呀!边伯贤!你就是这样对待奴娜的吗?」

  伯贤急忙道歉,随手帮她擦掉脸上的精液。见泰妍一脸的惊慌失措,嘴角流出白色精液,雪白晶莹的胸乳尽是斑斑点点,伯贤又是得意又是歉疚,语气极度温柔地道:「对不起,奴娜!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忍太久,控制不住了。」

  原本伯贤想着泰妍一定会生气的训斥他,没想到泰妍却只是无奈的说:「哎!你这个害人精。」

  本来还担心泰妍太过委屈的伯贤,万万没想到这个在舞台上高高在上、霸气十足、令大多数男人自惭形秽的高贵女神,竟然会变得如此温顺,而且似乎还误打误撞,让这个除了工作之外,生活单调贫乏的大美人而对自己更加着迷。

  泰妍带点娇嗔的看着手忙脚乱的伯贤,说:「这下你满意了吧!」

  伯贤连忙撒娇的挽着泰妍的手,摇晃的说:「太满意了,这可是少女时代的泰妍奴娜啊!居然能这样帮我,我真是太感动了谢谢奴娜。」

  泰妍看他惫懒的样子,忍不住笑骂着拍打他的肩膀说:「你还说∼噁不噁心啊!臭小子,满意了就送我回去吧!你的味道好重,我得赶紧回去洗洗。」

  伯贤立刻搞怪的立正行军礼说:「是的!奴娜!我立刻送您回去。」

  泰妍忍着笑,故作严肃的说:「嗯∼好好听话,这样才会有下一次,明白吗?」

  伯贤大喜紧紧的拥抱着泰妍,深深的吻着她:「谢谢奴娜。」

  泰妍被他吻得满脸通红,嗔笑着拍打他说:「你这疯孩子,走啦回去了。」

  两人嬉笑打闹着离开这幺让他们无比快乐而又怀念的地方。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3更新.